冬雨

最沉重的莫過於冬雨。她是那么冷峻,那么愀然,在咚咚的陣雨中追溯往昔,將勾起你對逝去的惆悵,還有對依戀的良宵的陶醉。

人生多少春秋裏,留住一冬季,怎禁嫵媚破東風,幾綴杜鵑紅在雨絲中。

青春染指一夢還,生命稍縱即逝就流連在寒冬的季節裏,在無數個春去春又回的更替重複中,我時常行走在冬雨的天空。冬雨宛如冰山上的來客,淋漓盡致地留下我冰凍的腳印,冰雨很涼,夾雜著歲月的痕跡和著凜冽的寒風,讓我不由自主地向著溫暖的光亮裏奔去。

梅花香自苦寒來,不遠處的梅花在淋漓的雨水的澆灌下,開著嬌豔的花朵,讓我冷冷冰凍的心有了一絲暖意。冬雨好嗎?世間萬物的冷暖相對,上下沉浮,陰晴圓缺,宛如濃香的冰咖啡一樣,細細斟酌地品味,那份苦澀,那份憂鬱,那份穿越歲月蹉跎的沉寂,都會隨著冬雨的潑灑,靜靜地滲透進深沉的泥土裏。

冬雨常使人懷念,追憶。她叫人難以忘記春的氣息,她仿佛融化在春雨的小溪,在生活的拐彎處找尋著生命的暗香。她聆聽著春的腳步,在溫馨與浪漫情懷的嫌隙靜心地領悟與參透那本該停留卻不斷遠行的青春。人生如夢,在冬雨的洗禮與蛻變中,我是否早已經忘卻著冬雨的存在呢?

但我還深情地回望那一場冬雨的來臨。那是在20年前,我獨自一人行走在回鄉的旅途上,前方挺拔巍峨的大山橫亙在我的眼前,蕭瑟而冷冷的風迎面而來,天空烏雲密布,我感到誠惶誠恐,孤寂,冷落在我的周身環抱,我聽到山林烏鴉的叫聲,也聽到了野豬的嚎叫,我一步一步地攀登著高山,一步一步地遠離著山村,田野,遠離著人群。不一會兒,冬雨滂沱地嘀嗒在我的身上,好在我准備了一把雨傘,雨傘陪伴者我走進蜿蜒曲折幽深的山間小道。雨水如織,像簾卷的窗簾迷朦著我前途的方向。突然不知道從哪個岔道跑過來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孩,走在前來對我說,帥哥,我剛趕回家的路,能否搭一把傘共度,我內心深處驚慌失措,這不是鬼吧?聽老人常說此地鬧鬼,我睜大眼睛仔細捕捉,還好!是人。看到她全身被雨水淋濕,蕭瑟淒美地獨立寒風中,我憐憫地對女孩說:那好啊!此時冬雨越下越大,女孩卷曲著身軀顫抖地緊縮一團,但又不敢靠近地走近傘裏來。我馬上脫掉外套親切地對女孩說:你馬上穿著我的外套,我把傘給你好嗎?我不怕冷,可你不能冷著,因為我是男人,在困境中我應該幫助你才是。她感動地接過我的外套還有我手上的一把傘,她感動地對我說:大哥你真好!冬雨無情人有情,世間還是好人多啊!我說:每一個人都會遇到難事,就像冬雨來臨,我們能改變我們能改變的,我們承受我們能承受的一切,風雨過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此時此刻,我走在冬雨中,心中卻擁有無限的溫暖,能幫助到別人,哪怕是生命裏同行的陌生人,也是人生的緣。在生命的江河裏,我們不求深緣,情緣,但求彼此能擦肩,能彼此共赴人生的風雨,就算短暫的交會也會是瞬間美好的永恒的印記。

我喜歡上了人生的冬雨,冬雨好還是春雨好?時光漸行漸遠,在我們的人生旅途已經走過了無數個冬季的來臨,冬天過去,春天還會遠嗎?即使我們經常迎拂冬雨的灑落,憔悴冷落了身心,但我們依然會揚起生活的風帆前進,不畏前途,不懼怕生活的困境,勇敢樂觀堅強積極地跋涉,總有那么一天會走出我們人生的冬雨,迎接我們心中永恒的春天。

冬雨是歲末的花,是冰山的雪蓮。冬雨是自然的及時雨,是人生快樂的驛站。更是一道道永遠流動的風景。

人生多少春秋裏,留住一冬季。在咚咚陣雨中追溯往昔,將勾起你對逝去的惆悵,還有對依戀的良宵的陶醉。 (0)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
  • 未分類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